[NS]连载小说

<连载小说>


*NS.

*有一个小设定。Nino既是偶像Nino同时也是线上小说网站的连载作者N,因此文中加粗的部分皆是Nino写的小说中的内容。

*这篇文是给阿笙 @Abyss 和樱井翔先生的生贺。我活着很累,可是因为有了他们我才有了依靠和支撑,祝他们生日快乐,祈望我爱的人们都能获得幸福。

*如果问题是新年愿望的话,大概是身体健康吧Hhhhh!

*守望先锋是什么?英雄联盟是什么?剑网三是什么?饥荒是什么?……Steam是什么?我没听说过哦XDDDDD

——————————————————————————————

“他扒着门框探出头来,乱糟糟的毛发遮盖住他在清晨还有些朦胧的双眸,他勾起嘴角,借着他成熟男性的磁性声线发出了一声‘撒娇’似的问早。”

“早啊,Nino.”

“嗯——昨晚睡得好吗?”

“拜你所赐……腰超酸。”

二宫和也头从电脑屏幕前微微抬起,手撑下巴目光调皮地看向恋人,食指和中指交错打着节拍。

“那我下次注意,早饭我留在餐桌上了。”

“他身上套着当初我们一起购买的橙红色毛衣,红是稍微混入些嫩黄的不成熟的红,是我力推的颜色。他才不会发现自己与这个颜色多么相称,我以后会多多提醒他的。”

“……还下次注意,我看你每一次都是故意的。”

“你享受的样子让我不得不故意嘛……”二宫突然做了一个很“美式”的摊手动作顺带撇嘴的动作逗笑了樱井翔,对方哼哼笑着摆手,“停停停打住,我好饿的。别再此时开黄腔儿勾引我!”

“明明就开始害羞了。”

“那就请你维护一下我这个三十五岁大叔的小薄脸皮儿,好吧?!”樱井翔的喊声从餐厅传来,有些恼怒的怨气被墙隔掉不少。

“好,我努力。”

“……请竭尽全力!”

“力不从心。”

“什么?!”

“接龙,词语接龙而已。”

“……是谁发明词语接龙的?”

“我刚打算起身就看到他从餐厅里颇为急切地跑到我身边,一手环抱速溶奶茶的罐子,一手拎着体重秤。我感到忐忑,他发现我偷喝奶茶了吗?用得着体重秤嘛!”

二宫和也清了清嗓子,挂起探究的深沉表情。

“二宫和也先生。”

“……发生了什么事情令您如此惊慌?”二宫受气氛所迫用上了敬语,这是清晨的时政新闻环节吗?

“没事的,我喝的是巧克力味,而他手里这罐是草莓味。”

“请你用你明亮的双眼仔细看看,看看我”

“哦?”

“我……看起来怎么样?”

“当然是美丽动人。”

“我胖了吗?”

“没有。”二宫和也努力点头,真诚得不行,“……真没有,别相信推特上的胡话,照着那个说法你早就成个球了。”

“他怎么这么可爱,谁教给他的?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可是你上次说我爬墙时进管道就像是仓鼠进了仓鼠球,那不就是个球吗?”铝制的罐子被樱井翔泛白的几根手指捏的有些变形,二宫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哎哟那句话的重点在于……在于‘小’字上,‘小’仓鼠球。”哦天杀的推特,二宫咬牙切齿还要带上灿烂的笑容目送恋人颠儿颠儿地跑远。

“我现在就去喝光你的巧克力味奶茶,不,那也是我的来着!叫你偷喝。”樱井转身就跑回餐厅,随后便传来一阵阵翻箱倒柜的动静。

“还是被发现了啊,那我要撤销上面那句话,夸他可爱撩人的那句。”

二宫和也坐回椅子上,扭了扭久坐而酸痛的腰顺带拍拍被他藏在书桌柜下层的巧克力味速溶奶茶。

“跟我斗……”

“当他端着两杯热水来到我面前时,透过那片蒸汽我的上目线落在他外露的锁骨上,并不骨感也不明显,不易察觉地隐藏在他嫩滑的皮肤下,是属于熟年男性的色情。”

“就跟你斗。”

“那我立刻认输,Game over.”

“……那你存档了吗?”

“不存不存,这选项没错儿。”

“他就像是一只善良的恶魔,拥有祸乱人间的容貌却在历经地狱的百般折磨后只‘欺负’我一人。我就是勇士了,我甘愿承担拯救世界的重任。”

二宫和也完美的偶像笑容也僵硬了一下,随后便捧出藏在柜中的……巧克力味奶茶。樱井翔把勺子递了过来,示意二宫来填。二宫左右左右地各放了三勺,樱井翔的一声咳嗽从正上方传来,他立刻给恋人那杯多放了一勺……半。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会胖的。”

“一勺半而已,我多运动。”

“奶茶的香气萦绕在鼻尖与眼眶旁,我有些迷醉地瘫倒在椅子上,这奶茶被他偷换成毒品了吗?我要犯罪了。眯起眼睛的我与他对视,手不自觉地就伸过去勾扯他握杯子的手的那截小拇指,干燥的触觉令人迷恋,我有些忘情的揉搓起来,手法像点儿什么,有些色情。”

“请停止发情吧,二宫先生。”

“……为什么?”

“腰特别酸特别累,这个理由怎么样?”

“差点劲儿,再想想别的理由。”

“他窘迫的表情令人着迷,我变着法儿地逗他,努力发掘着他的灵动。”

“我、我没吃饱!”

“你这是在勾引我,我现在脱了裤子就可以喂饱你。”

“哟呵还耍起流氓了。”

“既然都被你发现了,我要开始犯罪了……”

“那、那算了,这个理由作废,我再想一个。”

“我颓废地趴在桌上看着皱眉的他,感到挫败,我希望可以通过这个动作和我可怜的眼神换得他的怜悯。他抿起嘴巴,推拒的样子让我……很难放过他。”

“跟我做爱,会感到不悦吗?”

“并不,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就是很享受的意思?”

“也、也不能这么讲……”

“我一步一步地紧逼,逼迫他回答我无理取闹的问题。但是我知道,他既不会生气,也不会拒绝。他红透的耳根便是证据。”

二宫和也喝掉剩下的奶茶,看着马克杯中留下的糖渍,突然一转话题开了口,“翔桑,你知道吗。据网上调查称,男性一般会因追求刺激观感而在接吻时睁着眼睛。”

“哦……是嘛。”

坐在对面的樱井翔突然抿嘴,一副思索的模样。二宫看着对方瞪大双眼回忆以往接吻场景的样子不由得被“萌”到了,笑呵呵的他像是在万圣节既捣了蛋也要到糖的小鬼头,又像是长出了长长的尾巴,在后面兴奋地甩来甩去。

“每每与他相处,我便无法控制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和那个胡作非为的自己。”

“不过,随着男性年龄的增长,他们会因为在接吻时害羞而……闭起眼睛来。”二宫和也灵巧地爬上桌子,一把抓住恋人宽松毛衣的领子,俯下身去,“樱井翔先生是哪一派呢?睁眼派……啊不,年轻派还是年长派?”

“这究竟是谁的错呢?”

“……草莓派。”

“什、什么?”

“这类问题不就跟‘请问你是肉食系男子还是草食系男子?’一样嘛!我就说我是鱼肉食系男子,这边的话……就是草莓派吧。”

“……一定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

“呼呼呼回答错误。”二宫和也笑得皱起脸,随即又突然变得凶狠狂暴。他粗暴地扯着恋人的领子,啃咬着恋人红润厚实的唇,在那片小而挺翘的温柔乡上反复碾压舔舐,嘴唇水润的光泽令人沉醉。

在接吻的一瞬,樱井翔立刻害羞地合上了眼睛,但当睫毛还在颤抖时,他似乎是记起了先前的话题,便有鼓起勇气似的缓缓睁开一条缝。

这一连串小小的细节动作被正在樱井局部领土上大肆侵略的恋人二宫抓个正着,他用甚是尖锐的犬牙叼住樱井的下唇,力度恰到好处的同时鼻子哼笑出声。

“但是,当我沉沦时,我终是发现了隐藏在他那双泛着水光的美丽眼睛下的诱惑与情欲。”

“玩不玩词语接龙?”樱井翔保持着被迫抬头的姿势,但自身发散出的气质一点儿也不像那种乖巧的绵羊,反倒像是魅惑人类的蟒蛇,此时的他也正环住二宫和也的脖颈,缓缓勒紧。

“又被他得逞了。”

“什么?”这次是二宫被问到一愣。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停顿,他随后便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他稍稍推开恋人,手一挥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为所欲为。”

“哼……为所欲为。”

“为、为所欲为?”

“好难接啊,容我想想。嗯……为所欲为。”二宫笑得灿烂,拉着恋人的胳膊,把人带到宽大的书桌上,同时也合上了笔记本。

“这次不会放过你了,我的爱人。”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