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新年快乐-上

<新年快乐>


*OS,双方都是普通人的设定。
*为了表达对阿笙 @Abyss 的爱意,努力地翻找以前坑了的短篇。于是乎就翻到了大叔组今年一月上半月月题-初诣,差了11个月呢XDDDDD!

*阿笙你这是在逼迫我分成上中下(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冷漠无情只剩下樱井翔的屁股还有点儿温度.jpg)

————————————————————
樱井翔一五年的最后一夜,是在大野智家中渡过的。
两个大男人背靠着沙发,将腿在桌子下放松地伸展开,一起看红白歌会。一桌子的零食,加上脚边塑料袋中成罐的啤酒,成了两个懒惰的男人一顿略显简陋的年夜饭。
樱井翔对于这类节目兴趣缺缺,大多是安心寻觅着桌上的零食,认认真真地啃食仙贝;大野智起初倒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还会要求樱井帮忙用手机查阅节目单。
他期待的团体演出排在三十多名,属后半战,至少也要等过中途的新闻。大野听闻一下子就回归了省电模式,乖乖地小口抿着酒,看樱井猛吃。
“智君居然也会追星,意外——”
“呼——大概是因为其中一个人长相跟翔君太像了。”
“那他早上也会像我一样浮肿吗?”
“说不准呢!”
窗帘被风吹的胡乱晃动,是人忘记关上窗户,一阵阵的凉风,吹得樱井翔缩起肩膀。自己的拖鞋被踹的有点儿远,够不到,就拍了拍大野的肩膀,要人起身关上。
大野智刚起身,玄关就传来电子门铃的响声。大野智一愣,调转个方向跑去开门,来者是大野智的母亲。大野诧异地开口,“妈!你不是在老家跟……”姐姐他们一起过年吗?老妇人手中拎着些水果,没理会儿子近乎惊恐的目光,推开对方朝屋里走。
“是相叶他们吗?快关门,冷风都进来……了。”樱井翔见电视上大野智喜欢的团体已经上场,正同主持人互相寒暄,就赶紧扭头催促人快进屋。刚扭头,视线就与大野智母亲撞上。“巨大危机”是闪入樱井大脑中的第一个词,而第二个词却迟迟没有赶上。
樱井翔从口中含着的夹心硬糖中尝出来自咖啡夹心的苦味,苦涩的味道盖过了甜腻,舌尖为此卷缩,“阿姨……”艰难地挤出几个音节就丧失了表达功能的嘴巴紧闭起来。
“你们还没有分手吗?”
大野智在玄关急急忙忙将母亲的鞋子摆好在玄关,快走几步拉着母亲拎水果的手,叫人别再讲下去。脑内嗡嗡作响着,耳边是母亲不断释放的巨大愤怒,眼底是恋人窘迫的节节退让,他拉住母亲的那只手渐渐用力。
女人依靠自己对儿子的爱与关心最终失去了控制,她冲到樱井翔面前,眼神里似是喷着火,想要把眼前儿子的同性恋人撕碎。
樱井看到对方抬高挥向自己的拳头时仅仅是闭起眼睛,夹心硬糖在口腔中化出难以下咽苦水。
大野智跨步上前一把抱住僵硬的樱井,母亲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他的后背上,他闷哼一声,嗅了嗅恋人脖颈间沐浴露的香气。
桌上的啤酒被碰倒,溅起的水花击打在大野智母亲满是泪水的脸上,沙发从边缘开始被润湿,布艺紫色面料也逐渐变成了冷漠的黑色,并且继续蔓延着。
窗户大开,窗帘末端的流苏被风卷的打起死结,冷风撩过樱井翔暴漏在外的踝关节,是来自气氛的刺骨寒意。

樱井翔被大野智拉在怀里,强行套上厚重的呢子大衣,夺门而逃。大野智的母亲追到电梯口,绝望地目送二人离开。



出来的匆忙,大野智忘记将电话带上,眼下也无法回家。他抬手确认时间,一点零八,寒冷的夜里连虫鸟都隐藏起气息。大野拉着人出小区走上了大路,两排昏黄的路灯,一望到底的笔直马路,两个人跺脚搓手,吐着哈气,左顾右盼。
虽未染雪,但后半夜的干燥寒气与空无一人的冷清街道依旧将先前家中的温热打散。大野智试图伸手摸上恋人的胳膊,却被人巧妙地闪躲开。
二人沉默,樱井翔盯着鞋尖儿出神,而大野智则是偏过头盯着对方的脸端详。樱井翔冷得将脖子缩在呢子大衣的立领之中,仅仅露出一圈粉嫩。发型还未整理,软趴趴的紧贴脸颊。
“真可爱。”大野智伸手勾住恋人的脖子,凑近。恋人的细软睫毛在灯光下打出一片小小的阴影,他凑过了蹭了蹭。
“别闹。”樱井象征性地挣扎,推了推对方。
唇齿相融,是一个湿热的吻。大野智划过耳垂,捧起樱井的脸,舌头深浅地在对方的口腔中作乱,不断挂食,持续交换着唾液,舌侧反馈的是已经经融化的夹心硬糖的苦甜。
“这糖真是不好吃”大野智一边卖力地吻着一边默默地想。
鼻息的热气扑打在双方的脸上,樱井被啃食到有些窒息,脚一软就被大野捞住。大野的手卡在他的腰上,眼底是熟悉的炙热。
“你要发情了吗?大野智。”樱井翔挑挑眉毛,大野智不回答,又凑上去咬了一口恋人被吻到红肿的嘴唇。
“明明是除夕夜。”
“嗯。”
“你喜欢的那个团体刚刚上场。”
“嗯。”
“算了……”樱井叹口气搂住了大野,用自己被冻得通红的鼻尖磨蹭对方脸颊上新长出来的青色胡茬。
“翔君,想不想私奔?”
“什、什么?”
“想不想?”
“……想。”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