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sorrow

这还是我第一次写长评,没成想还赶上了来自阿笙的中秋玻璃渣馅儿的月饼。

 

还是今儿晚上,我正寻思着跟阿笙一起意淫樱井翔的屁股,阿笙一句“你笙正在写BE”就被人果断拒绝了。

 

完了。我心里一凉,这大中秋的……

 

等到我家这边儿的月亮从云彩里出来了,阿笙也更新了。我一看,得了,这CP还是JS......

在我的印象里,各路写手对于JS这对儿CP的故事创作总是秉承着“小虐怡情大虐伤身”的准则。

 

我自认为我对于“虐”“BE”这种类型的同人,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可是阿笙又出来打我脸了(美少女变身打脸.gif)。《Sorrow》是影像化蓝绿色调的青春回忆,是隐忍的情绪,是错过。记忆中的青春是真挚的,感情是干净扭捏的,但结局终是离别。

 

阿笙的最大的优点是人长得漂亮擅长通过精准的用词来塑造人物并循循渐进地积攒情绪,在最后爆发出来。

 

《Sorrow》里的松本润一直刻意强调着“不看重”“不在意”“不逃避”。其实,他看重对于感情的梳理和记忆(日记);在意樱井翔对他的示好和关心(第一次私藏的巧克力);也逃避了他与樱井翔之间的感情。性格使然?或是说松本润因为太过珍惜这份感情而故意回避着?不愿更进一步,又因渐渐疏远而心烦虑乱。

 

纠结呀,我都替你着急。

 

樱井翔好像充当了一个“等待”的角色,或者说,也是一个“被动”的角色。他创造了许多机会,他送给松本润巧克力,他们的第一次牵手,和最后的那本日记。可是他也没有开口,两个被动的人在一起是多么痛苦。没有主动出击的感情需要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或是巧合,很遗憾,《Sorrow》里的二人没有遇见这个巧合。

 

七年啊,一个被努力冲淡的情感在回忆中重新刻在松本润的心中。他用七年后成熟的内心去解读曾经,却身处现实之中。

 

“你会在什么时候陷入爱情?”

“我曾纪是拥有过你的爱情,可你的爱情在我醒悟过来之前已经死去。”

 

这是一个好故事。

 

但是,我不要在中秋节吃玻璃渣啊啊啊啊啊!我要上车!我、我要后○樱井翔!我要吃大甜饼!我要挂这个阿笙啊!放开我!我没疯!我要上了那个RollingDays,对!就是那个红衣服扭腰的男人!

Faded:

中秋节快乐!(yeah!yeah!!yeah!!!

来自你笙突然的诈尸(跑路






Sorrow

 

CP:JS

 

 

 

搬家的时候松本润翻出来一本日记,封底上写着这么一句话:你会在什么时候陷入爱情?笔画规整,一眼就能看穿写字的人那时候刻意的样子。往前翻了翻没再见到只言片语,想来这大概是唯一一页。

 

署名为樱井翔。是个许久不曾被自己提起的名字。松本润捏着本子坐在床边,想起樱井翔高中毕业的时候,自己没准备礼物,反倒从对方手里收到这个在当时看来有些意味不明的本子。自己是为什么没有发现封底的秘密呢?

 

那时候的松本润远远地看着樱井翔被人群围绕着,正踟蹰要不要上前,樱井翔发现了他,很快的拨开面前的人站到他面前。少年染着砂金的头发,因为天气渐渐热起来而敞着校服外套,连衬衫的纽扣也不在意的松了两粒,脸上挂着爽朗的笑。

 

“翔桑,恭喜你毕业。”

 

“谢啦松润,”樱井翔笑着摸了摸鼻尖,这是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会做的小动作。“虽然是我毕业,不过今天给你准备了个礼物。”

 

那本红色的日记本就大喇喇的用透明塑料袋装着,没有任何的包装可言。樱井翔这时候似乎是更加不好意思了,一边念叨着应该拜托妹妹帮忙包装一下更像样,一边又抬头笑着让松本润别嫌弃。

 

到现在已经忘记了当初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没有使用这个日记本,只是从来他没有什么书写日记的习惯,也讨厌把秘密囚于薄纸,哪怕是不会说话的载体也不希望被任何东西窥伺。直到现在他仍然深信,这个世界穷凶极恶到让人渺小得堪如一粒分子,个人的情感再如何波涛汹涌也只能感动自己。笔不会笑,日记不会哭。更何况情感这种东西,并非单指爱情,无论你怎么负隅顽抗,只会滋生出更多更粗壮的藤蔓拥抱着你,霸占你所有的心绪。所以松本润一直觉得,长长短短的故事经历了,便不要了,他不想成为一辈子都在逃离命运而不停振翅的极乐鸟,一路风驰电掣却只叫末路张狂。他想要的不过是径情直遂的一生。

 

其实在那之后的几年,松本润也零零散散给樱井翔写过一些邮件。那人回信总是很及时,一成不变的开场白,公事公办的口吻汇报大学生活,末了免不了几句关心。

 

高中的最后一年松本润变得很喜欢待在图书馆,各式各样的小说让他沉迷。甚至偶尔陷入故事情节,想象着自己也许会像亨勃特一样,人过中年却在大学里教授法语,没有爱人。他的初恋情人死在了十四岁,他的爱情也随之而留。他爱十四岁女孩水晶一样的脆弱,阳光一样的温暖,鲜花一样的美好,清泉一样的纯真,也理所当然地爱上了十四岁的洛丽塔。

 

那谁来做他的理所当然?

 

他看很多爱情故事,到最后却发现没有哪一个跟自己吻合。曾经鼓起勇气表达的爱意被另一个少年用玩笑遮掩,没有得到应允与否的回答。

 

而寻觅爱情最初的愿望不就是在陌生的人潮中,有人能与自己订立盟约。

 

现实予松本润的一切变化都曾让他惘然,总感觉急促拥挤的生活,慢慢就有很多人离开——先自己一年毕业的樱井翔,考进不同大学的二宫与相叶,社团节目时结识的学妹上户。在别人离开自己身边的同时,自己也在不停的离人而去。好像台本上明明写着“我为你而生为你而活”,故事里的角色们演绎着“你不是另一个我却为我而存在”。然而始终无法抹去的是,故事本身过度美好,要把观众灼伤。

 

“给,之前父亲出国买回来的巧克力。你应该会喜欢。”樱井翔大概是不愿意让人看透的那种人,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在情人节的时候送给松本一盒巧克力,又在恰巧撞见的女孩子惊讶的表情中恍然大悟,看上去很沮丧的碎碎念自己选错了时间。

 

那盒巧克力最终也没有被全部吃掉。松本润把它和那些从女孩子手里收到的巧克力一起背回家,眼尖的姐姐指着他不太自然的背影冲厨房里的母亲八卦:“妈妈,我刚看见润私藏了巧克力,第!一!次!”他躲在房间里剥了一颗塞进嘴里,巧克力慢慢融化由酸到甜奇怪的味道让人皱眉。

 

什么外国巧克力呀,一点都不好吃。松本润找来盒子把包装拆开反复看,根本连任何标志都没有。啧啧嘴把盒子丢在一边,第二天去上学,几次想问樱井翔是什么牌子的巧克力,或者是提醒他别吃了很难吃,又还是忍了下来。只是后来就不知道那盒巧克力去了哪里。那个紫色皱纹纸包裹起来的盒子掉进了时光的缝隙里,不见了。

 

愈是靠近樱井翔,就愈是衬托得自己如何孩子气。那人金色的发梢,亮闪闪的耳环,在大场合时有别于平日的沉稳,他说的话,他负责编辑的校园新闻报,他写的叛逆到骨子里的rap词,他干燥温暖的掌心。

 

“松润的话可爱到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你看,他又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这样的樱井翔让松本润下意识的就要依赖,从来不懂收敛身上的孩子气。反正樱井翔不会生气,也不会离开。

 

那大概是松本润在最叛逆的时候。觉得谁也不能理解自己,身边再也没有人会说着“不会生气”的话笑着拂去他一身戾气。所以他写给樱井翔的邮件也开始带着质问的口吻,像一头被困在迷雾里的幼鹿横冲直撞。樱井翔的回信令松本润记忆犹新:

 

我会固执的像树一样在原地扎根,安静的生活下去并且坚定不移。前行的路无法一直陪伴,如果你要往回走,我便让自己燃成一盏明灯。

 

松本润突然很想见到樱井翔,也只是想想。那人在与他有十几个小时时差的美国生活。但他还是冲动的打了电话过去。邮件来往那么久,第一次拨通樱井翔留给自己的号码。樱井翔的声音听上去刚从睡梦中被吵醒,有些沙哑,听上去该死的撩人。松本润不知道第一句应该说对不起还是我有点想你,纠结的间隙,樱井翔已经清醒了些,又好像还在睡着,他说,“MAちゃん毕业快乐。”

 

有多少次松本润在心中承诺,要坚强,要坦然。而罅隙被轻易的破入,呼啸而过的风比想象还冷。他渐渐明白人与人的距离太远会寂寞,太过于靠近,彼此身上尖锐的部分又会深深的伤害对方。道理上的东西肯花时间想谁都可以了然于胸,可真正面对却依然没有任何办法,甚至手足无措。一个许久不曾从那人口中听到的称呼就能让他方寸大乱。脑中来不及想好怎么回答,身体已经率先行动挂断了电话。这并非他的本心,可谁让埋藏在心底的,都是人们一碰及痛的软肋。

 

在成长起来显得漫长的岁月里,松本润曾经以为自己真的是无所畏惧。但是却总由于害怕而迟迟做不了决定,连买衣服也会在很多可行的选项中摇摆不定。似乎是潜意识里一直提醒着自己,决定了就该对一些事情和人告别,而他又不敢浇灭了那点已经模糊不清的勇气,到这时候才承认自己真的害怕连记忆也失去。就这样耗着吧,直到时光把所有的秘密抖落在自己面前。那个在过去的路上或许对自己满怀期待的樱井翔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用失望是不是足以概括没人知道,松本润也不敢细想。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眷恋着寒冷的天气,从前讲不透为什么,现在也渐渐能有了个答案。

 

唯一一次牵过樱井翔的手,因为那人说把手套给了流浪汉。那时候他们近得偶尔能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很快被鞋子才在积雪上的嘎吱声给盖过去。樱井翔的手很凉,像个冰块似的戳进松本润大衣的口袋里,把周遭的空气也渲染得冷了不少。松本润犹豫了很久才张开手握住樱井翔的,那人侧头看过来的脸上,表情有些惊讶,眸子里又笑眯眯的,看上去已经足够温暖。

 

回家的路上无端的聊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盛夏的季节,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知了叫声恼人,从冰柜里拉两支波子汽水帅气的敲开一阵猛灌就是夏天最舒畅不过的事情。松本润第一次见到樱井翔是他在唱片店挑片。拿到自己清单的碟片之后,停留在二手旧碟货架前反反复复徘徊着拿不定主意。那时他还是深栗色的头发左耳没有耳钉,歪戴着一顶鸭舌帽,印着几个字母的白色T恤,运动裤的裤腿随意的挽起一边露出半截光洁的小腿。完完全全不像新生会上,高年级学长发言显得沉稳的樱井翔。但那时候的沉稳也好,眼前让人有些意外的装扮也罢,被哪一点吸引更是不得而知,他却迈着步子,没有理由地也走近他。

 

“请问,需要帮忙吗?”

“谢谢,我只是有点不确定这几张应该选哪个。”

“那几张我刚好都听过,如果你愿意试着相信我的品位,我推荐你手边那一排第一张碟。”

“change of the world?”

 

后来樱井翔写了很长的感想连同CD机一起给了松本润,这让他有些吃惊。学校里的樱井翔虽然顶着不被允许的发色,却规规矩矩的穿着校服,连纽扣都一板一眼的扣好。松本润便觉得他又不是那日在店里自己见到的人了。好像这样放松自在的樱井翔是两个人的秘密。他们会在松本润打工的时间,趁老板不注意混在顾客里塞着耳机听各种各样的音乐。常常会对某一首的风格一拍即合,还要孩子气的记录下来。

 

像是一粒棋子终于落进棋盘,这便是一切开端的预兆。

 

日记本没有被翻开的封底,不知道牌子的外国巧克力,电话里那声褪去所有顾虑的MAちゃん,燥热的天气里也紧贴着的小块皮肤。时隔七年,松本润在恍然间串联起所有故事以后,坐在暮色里失声痛哭。

 

他还是变成了极乐鸟,起点是那棵原地扎根的樱树,一路任性的朝前飞,固执的相信地球是圆的,总有一天还能再回到樱树的新枝休憩。所谓的径情直遂也都是逃避的借口,横亘在记忆里的任何故事从来没有丢掉,只是更深的埋了起来,后来连压着故事的砖瓦也都落了灰,来来回回的踏了瓷实。

 

夕阳很快被翻滚而来的铅云盖住,下雨了,被按下了慢放镜头的雨。仅仅就是隔着窗户的距离,甚至一伸手就能从半空中抓一把或者挥手把它们狠狠地拍碎。改变它有很多种选择,就像是爱情,这条看不见尽头也探不出宽窄的路上,人们前赴后继。有人中途出局,有人圆满落幕,有人怨声载道,有人暗自神伤。

 

人们狂奔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他期待的背影或者是热爱的人在前面等着他。才会让这个人的奔跑看上去那么专注又着急。松本润想起樱井翔已经不再使用的一个软件,最后更新的状态是:等待戈多,等待上帝,戈多代表上帝,戈多象征死亡。

 

废墟是上帝创造的,是巴别塔的残垣断瓦却与人类的渡劫无关。

 

 

“我曾纪是拥有过你的爱情,可你的爱情在我醒悟过来之前已经死去。”松本润抹了抹眼角的泪,提笔在那个日记本的扉页写了这么一句话,而剩下的空白,再也没有机会填满。

 

 

—FIN—



评论(7)
热度(85)
  1. 樱井バンビ余笙不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写文的评论hhhh还是评论我笙的,简直我内心很怕。这个故事很现实一直以来我们想要追求的都是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