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茜空

<茜空>

 

*OS,35岁的正常人大野智×1034岁的山神樱井翔。

*架空设定。

*喂给阿笙@Faded 的小甜饼。——来自年更型写手黑土最后的善意

——————————————————————————————

代表着这座小镇子经济力量的大烟囱在每天上午九点半开始涌灌出第一股浓烟;

负责添煤的工人会在太阳开始偏向西方时扳下把手,大烟囱背后的小烟囱也开始冒烟;

趴在其中一个小烟囱上刷漆的年轻工人就会叫骂着手忙脚乱地趴下去;

工厂大门在蒸汽声与齿轮摩擦的声音中缓缓打开,年轻工人们纷纷鱼贯而入;

石砖路面上是薄薄一层的水雾,湿漉漉散发着潮湿的气息,有一株亮眼的绿色植物从石砖裂缝中钻了出来;

它被匆忙赶工的一名年轻人粘成了烂泥。

 

大野智摘下了架在鼻梁上的黑框金丝眼镜,机械地放回眼镜盒中,这和他的午餐盒一起刚好可以塞满那个皱皱巴巴的斜挎包。斜挎包的夹层了是一张磁卡,被他抽出来夹在之间。

他站起来单手拍了拍裤子上的土,深吸一口气,鼻腔中充满了并不清新的钢铁味道。

 

将磁卡贴在身边的机器上,机器发出“哔——”的一声作为回应,这就是大野智今天全部的工作。

 

社会经济的平稳发展与医疗技术的强大保障,使得国家人口日益激增,政策的出台也很难牵制住劳动力过多得现状。

人与人之间产生了划分,而划分的权利,紧握在政府的手中。

 

强壮的年轻人会被分配到各类工厂中帮工,无工资但包吃包住;年纪稍长的,就同大野智一样,或做监工,或做些小买卖,每月领取固定额度的工资,分配住房。他们成为负责保证国家经济的循环周转的中坚力量;而年老体衰或是身体残疾的,就会被带出城市,分配田地与高效率简单操作的机械。

人类以一种微妙的平衡生存着。

 

大野智不管这些,他能得到这份监工的工作,也算是偷得个清闲。工资少得有些可怜,但至少不会饿死。

“熬到头了。”就等着再过几年去乡下种地了。大野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凑到家门的识别锁旁边,刷脸进了屋子里。

他卸下背包,同时将磁卡插入卡槽中,唤醒了屋内的系统,一切开始紧锣密鼓运作起来。

也不过是一台电视,卫生间的浴霸与一壶鸣叫的热水壶而已。

大野智给自己倒了一杯滚烫的热水放在茶几上晾着,随后就脱了连体的工作服钻进卫生间去了。水流声不止,也不久。水温被调控的恰到好处,既没有解乏的热度,也没有刺激的冰凉,洗澡无感,他草草地关了水阀。

 

“我市近日出生人口再创近5年来新高,政府欲平山扩建居民区……”

“平山?”大野智小心地嘬了一口热水,听到新闻时稍稍愣了一下,目光有些惋惜“全市不也就这一座山了……这要是在平,全日本都要成一整块儿平地了。”

话音刚落,他耳边就传来家庭系统冰冷的语音“据资料显示,日本平原现占有率为97.8%,不属于‘一整块’的范畴,请大野先生注意言……”

“安静。”大野智不耐烦地拍拍手,关上了系统语音。今天的他有点儿浮躁,似乎是因为那则“平山”新闻。

 

在大野智的印象里,上午九点半之前,才是这座城市最美的时间。

朝阳会从东方徐徐升起,灰蓝的天空没有被工厂烟囱的浓烟遮掩,飞鸟趁此飞出巢穴盘旋觅食,连空气都少了一些钢筋泥土的臭味。

他背上那个只装着午餐盒、眼镜盒和一张磁卡的斜挎包出了门。走到岔路口子上他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上班还为时尚早。脚尖不由自主地带动身体旋转了一个角度,他走向了那条上山的路。

 

坡度升高,柏油马路开始沿山攀岩弯曲,后变窄变细,后变为石阶。太阳已经完整地挂在天上,热度上来了,但不燥人。大野智低头走在一个个圆形光圈的树荫间,沉默地数着台阶的个数。

耳边是风吹树叶声;是虫鸣鸟叫声;是流水击石声,这成为一种奇妙的吸引力。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鼻尖是植物淡淡的幽香,指尖是山中柔和的空气。

没有工厂,没有齿轮,没有混凝土和铁锈的臭气。

也没有人,但满是生气。

 

大野智自认为很擅长数数,除了每天工作会数工人的数量和冒烟的烟囱外,这是第125个台阶,台阶上有不少苔藓,看来是鲜少有人经过。

他走得不快,但额头上也冒出一层薄汗,打算稍作休息就下山前去上班。朝四周环顾一圈,挑了一块稍微干净些的大石块坐了上去,嘴巴微张,轻轻做着深呼气。

他朝山顶方向望了去,缓缓地眨了两下眼睛。

 

身后的草丛突然不太自然地晃动几下,树叶互相碰撞发出“沙沙”的响动。大野智以为是什么小动物,便十分感兴趣地回头左顾右盼,还伸出手扒开敲了敲,却只有几个被摔烂的红色果子,果子流出的红色汁液缓慢地向外蔓延。他用鼻子嗅了嗅,草丛还散发着甜腻的果香,似乎是刚刚摔坏的一样。

 

“有人吗?奇怪了……”应该是十分害羞警惕的小动物吧。他伸手扯下一片叶子,回身继续闭目养神,手里揉搓着那片叶子,手指也因为叶子内部的绿色汁液而变得黏糊糊。

 

耳边又是那个熟悉的“沙沙”响动,越来越近,越来越嘈杂。大野智眉毛微皱,甩开了指尖被捻成绿泥的树叶,响动也就此而止。

“适可而止吧?”他有些烦躁地提高了音量,朝着安安静静的草丛大声念了几句。

此时他的脑子里竟然一瞬间闪过一些不科学的现象和古老传说。那还是从他那个记不清楚脸的祖母嘴里听来的老故事,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大概会被判定为无用且不宜传播的言论吧。

对于妖鬼神说,他一向不惧,甚至可以说是不相信,因为从未真正见到过。

 

“先生,你压到我的坐垫了。”

“诶什么?!抱歉。”

 

就在大野智还在回头左顾右盼时,陡然突出一男人平缓的声音。他受到了惊吓从石头上弹了起来,等到站稳,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身穿和服的男人。

男人个子比他要高上一些,大野智必须退后一步才能看个完全,因此气势上也输给了对方。

男人胳膊在胸前环抱,身上套着十分不常见的和服,藏蓝色的中羽织里是有着素色暗纹的小袖。大野眯着眼睛扫过一圈,停留在对方白净的脖颈周围,里面大约是纯白色的中衣。

一层层衣服相比于大野T恤和卡其裤的简单搭配,已经十分正式且累赘了,男人走起路来都有些许的不便。但对方依旧靠近到大野身前,上下审视着他。

男人身材修长,浑身上下又散发出一种超脱的自然气质,繁重而少见的和服在对方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大野暗暗赞叹着。

 

“咳咳!”

“啊……抱歉。”

 

男人原本只是静静站在原地,大有与大野智说理扯皮的势头,结果大野却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自己。他尴尬地四指合并,为越发烧红的脸蛋送去微乎其微的清风。“现代人都这么直白吗……天气转凉居然会穿着短袖。”男人心里念叨。

 

大野智的目光躲闪了一下,放回石头,才心生疑问;“这冰凉的石头上哪里来的坐垫?”再加上这方才还寂静的半山腰上,此时为何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和服男子?湿滑的石台阶上有不少干落叶,若有人接近,他理应发现。

大野的脑子此刻胀胀的,全是关于儿时夏天里,祖母作为睡前故事的神话传说,其中当然也包括着十分恐怖的人和物。“该怎么办?是人是鬼……?”后脊发凉的他在心中呐喊,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他一定把那个决意上山的自己胖揍一顿。

 

“额……别害怕,我是这座山的守护神,樱井。”樱井翔看着面前大野黝黑的脸变得土灰,心想是被人误会是那些凶神恶煞的鬼神了,明明自己只是一个无法离开这座山的小小神明。

 

“守护神?!哈——?果然不是人吗!”

“很久以前算是啦……你这么不讲礼貌吗?”

“啊、啊抱歉,樱井桑,我叫大野智!”

 

结果还是樱井翔率先恼怒牵动了凡人大野智,拉着大野仔仔细细讲述了神明们的历史,并且再次强调自己作为一个山神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在这无人的矮山中独自守候千年的动人故事。大野智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是因为故事,而是因为樱井时而高昂时而低沉的那富有感情的讲述方式搭配起他十分磁性的嗓音是那么符合大野的口味。

大野的目光依旧是那样赤裸裸的,就算是修行千年的山神樱井,也招架不住了,更何况,这漫长的千年里,樱井是独自一人孤独地被囚困在这座矮山之中。“囚困一词有些过火了……动怒了上司可不妥。”樱井慌张的摇了摇头,打断了自己天马行空的联想。就算是神明,也是有上下级之分的。

 

“咳咳,所以说,连一粒米上都有七位神明,神明们是无处不在的,只是大野桑你平日里诚心观察才不会发现。说到这个诚心啊……”

“那我为什么会看到樱井桑?”

“诚、诚心?”

“不是的。”

 

樱井翔扶额,面前这个男人完全不给自己这个山神面子,明明十几分钟以前还是满脸恐惧的样子,到了现在,又恢复到上山时那一脸冷淡疏远了。

 

“大概……是因为你做到我的石头上了吧。每一个坐上去的人,都能看到我。”

“那其他人呢?”

 

“这座山依旧很久没人来过了,你们总是很忙。以前还有几个老人会在清晨上山锻炼,走到半山腰累了就坐在我的石头上休息,可是现在就……”樱井原本清亮的目光暗了暗。

 

“这就是樱井桑不好好清理石台阶的真正原因啊,我上山的时候差点儿滑倒。”

“哇——大野君你的真不会说话!”樱井翔因这惹人发火的体谅而感到无奈,刚想跳脚教训却又顿了顿,收回了已经高举起来的拳头,朝着大野智摆了摆手。

 

“算了……你快去上班吧,不是对你们很重要吗?工、工作。”

“啊,忘了。”

“真是的……现在立刻下去还来得及。不要跑!路滑!”

 

樱井飞冲过去扶住险些滑倒的大野,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会发出的冷汗。

稍微迟疑了一下,缓缓开口道:“……我带你下去,不许跟你提起来!”随后便伸手过去与大野智十指相扣,闭上双眼。

大野智也跟着闭上了眼睛,失去视觉后,听觉异常的敏感,是风被划破的声音。重力也在发生变化,这种感觉好像儿时从Sky Tree上坐电梯下楼的失重感,不,比那更快。除此之外,他竟然还能闻到一股不同于山上花草的幽香,而是一种清新干爽的气息,不是香水的香精味,无法形容,这大概是樱井身上的味道,他很是喜爱。

 

睁开眼,面前就是石台阶与柏油马路的交界处。太阳有些刺眼,他回过头望了一眼正朝他挥手的樱井翔。

“快去吧,剩下的路我就不能帮上你了。”

“谢谢你。”

大野智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樱井翔站在原地,又挥了挥手,轻声道:“一路顺风。”

 

属于大野智的那人类生存的平衡似乎被打破了,其实没有他想的这么严重,只不过是工作时无法集中精神,还把那石头缝里险些被踩成烂泥的绿草救下,又开始嫌弃午时配餐的口味不合心意,或是觉得黑框金丝眼镜显得自己太过老气罢了。

他浑浑噩噩地打了磁卡,漫步回家,手里还攥着那开始发蔫儿的绿草。

 

打开门的瞬间,大野竟然萌生出一种诡异的念头,然而他也立刻赋之行动了:“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啊……”

 

“诶、诶——!?翔君!”

“为什么会突然更改称呼啊,明明我比你大一千多岁。”

“你这样讲我会不适应的。”

“哪方面?”

“各种方面!”

 

“所以说,你醒来之后……就在我家里了?”大野智还未来得及脱下鞋子和外套,只将磁卡插入到卡槽中,家中瞬间灯火通明。原本站在黑暗中的樱井翔受到惊吓,又立刻镇定下来,颠儿颠儿地跑过来帮人摆出一双拖鞋。他顺带帮自己也找出来一双,正确来讲,是一样一只。

“是的!”樱井点头如捣蒜。

 

“这可怎么办?”大野智拉着人的袖子坐回到沙发上,才发现手里还攥着那根绿草,东张西望之下却没有可以安放的地方。樱井发现了,就接了过来,抿了抿嘴巴,绿草就犹如新生般的恢复了之前的翠绿。这点上,还真是有神明的样子。

 

此时的樱井翔脱掉了中羽织,将那搭在沙发的靠背上。大野这才发现对方在那么繁琐厚重的和服里居然还能有“线条”可言,尤其是极度溜的肩膀和挺翘的翘臀,腰线也可圈可点。对方聚精会神之时,眼型秀气的眸子里闪着清亮的光,红润的嘴唇又接近于电视广告里的口红广告,不,真人的震撼力远超于广告。

 

“不知道,既来之则安之。这样慌乱是不会得到解决办法的!”

“是啊这又不是你家……”

 

大野智鼓着嘴巴,可怜自己那微薄的工资,怎么养得起两个成年男性,却没有发现自己从未考虑过将这个奇怪的山神赶出自己的家门。

樱井翔正要发作,他的肚子便不合时宜地发出“咕咕”两声。

 

“我、我们先吃点儿什么吧……”

“那翔君你会做饭吗?”

“不会。”

“我猜也是。”

“你!”

“想吃点儿什么?”

“和食……”

“那就面包好了。”

“喂——!”

 

日子居然就这样过下去了。虽说第二天大野智劝说樱井翔跨出门槛稍稍浪费了一些时间,但可以证明的是,其他人,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山神樱井。随后大野智因为要赶去工作,就只好放下樱井翔在原地。

 

“四处逛逛也是可以的,别走丢!”

“当我是小孩子嘛,我好歹一千……啊不,三十四岁了。”樱井翔笑着假捂了一下嘴巴。

 

大野智从未这样盼着下班回家过,因为他上班中途才想起,回家需要系统的脸部认证才可以进去,可他并没有带樱井去注册登记。此时已经入了秋,傍晚的风,多少有些刺骨,想到这里,他又加快了脚步。

 

樱井翔有些狼狈地缩在居民楼的大门外,手里攥着一张磁卡。他去登记了身份,以“樱井翔,男,三十四岁”的身份领取到一张磁卡,可却因为政府系统中找不到他青年时期的工作记录而无法给他分配房子。身着和服的他在街上显得十分突出,路人总在他背后偷偷议论些什么,他感到十分不自在。

自从自己主动跑出山的结界后,作为神明的能力越来越少,近几日用过最耗神的能力,大概就是帮大野智飞下山和进入大野智的屋子里了吧。“怎么都是大野智……”他苦恼的将脸埋在胳膊间。要变成普通人了吗?千年的修行就这样被自己毁掉,明明忍受了千年的寂寞,却因为一个素未相识的大野智而折腰。他又念起自己当初的蠢话:“既来之,则安之。”,明明最无法安心的人,是樱井翔自己。

 

“你在这儿坐着干嘛,多冷,快起来。”是大野智。

“啊……智君……”

“怎么突然这么……好了快起来,嗯?磁卡?你已经拿到啦?不错嘛山神大人。”大野智虽然比他矮小,但胳膊在青年时已经练就一身肌肉,很轻松随意地就把樱井拉了起来,还有些用力过猛,让人撞了一下胸口,心跟着跳了一下。

“……我快不是什么‘山神大人’了,能力在不断地消失。我马上就跟你们一样……会、会生老病死,会有七情六欲,会……”

“那,翔君有了七情六欲后,会爱上我吗?”

“诶?”

“会吗?”

“不是……我……!”

“会——吗?”

 

太阳从山尖缓缓下落,天空照映出一丝一丝由云朵组成被阳光晕染的粉橙色丝带,丝带在逐渐转暗的天空中缓缓移动。大野智不禁发出感叹:“茜空(あかねぞら)啊。”

“那是什么……?”樱井似乎还没有从上一个追问中回过神来,有些呆愣地接话。

“我祖母告诉我的一个词,就是秋天日落时候被晚霞染成淡橙红色的天空。”

“想不到智君对日本文学还有所见解,那……夏天被晚霞染成淡橙红色的天空在日语里叫什么呢?”

 

大野智被樱井问得一愣,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没有。

 

“先不说这个了……晚上吃什么?”

“噗,蛋包饭,不许反驳。”

“那就面包……”

“喂——!”

“和蛋包饭好了。”

 

当晚,大野智就拉着樱井在系统上添加了脸部信息和磁卡编码,又被兴奋的樱井拉着玩了三遍“刷脸”小游戏。不过平心而论,显示器中呈现出来樱井的双眼皮,绝对没有本人好看。

第二天,监工樱井翔,正式上岗。

“这么看来,我就是前辈了!”

 

“——只大一年的前辈!”

“太棒了!”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