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末日愚妄-肆

<末日愚妄>


*OS

*阿笙的末日设定,文章也属于二人合写!  @Faded 

*全部章节走TAG

*更新了超多喔!(那也无法掩盖你几个月没有更新的事实。)

——————————————————————————————

“磨蹭什么,快进来。”大野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靠在门边的二宫和也一把拉进屋子里。

 

二宫迅速关门扣锁,一边嫌弃地用手肘捅了捅大野,让他给自己挪点位置从门口离开,一边单手在笔记本键盘上飞速的操作着。

 

耳边是大门的内部发出齿轮间相互摩擦的响动,二宫不止一次跟相叶抱怨过这声音又大又刺耳,总有隐患。

 

“我也没辙啦nino,当初能找到的就是这样的材料,”相叶苦着一张脸解释,“你又不肯多给钱换别的零件,只是用油润滑的话时间长了也会有油垢的……”

 

“要是你不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浪费钱我能不修这玩意儿吗!”二宫气哼哼的一巴掌糊在相叶脸上,然后总是被和事老松本润拉开分别教育。

 

这是他们实验室大门的第二道锁,也是启动整栋建筑物高等级防御系统的开关。笔记本屏幕上依次排列了由近至远,各个被二宫从内部攻破的军方摄像头实时画面。这会儿二宫低着头,仔细排查着屏幕上每一个大野智曾走过的昏暗街道的监控情况。

 

贵族区的军方摄像头分布十分广泛而且清晰度极高,并且每一个藏匿的位置都很刁钻。二宫几个人也是近几年随着工作职位升高,才慢慢摸到这些摄像头的具体位置,然后组成了自己的监控网地图。

 

而真正完善并实现这层监控网,也是耗费了他们非常多精力,在无数个夜晚一面墙一面墙小心翼翼的寻找才排查出全部摄像头的位置。

 

因为从小便展现除了对电子设备浓厚的兴趣,剩下的工作对于二宫和也来说就是动动指头的事儿,所以整栋屋子的安保交给二宫和也负责,大野也能放一万个心。

 

最近贵族区高层小动作频频,别的不说,三天两头的派遣令把整个军队里搞得乌烟瘴气。大家不得不开始祈祷起各式各样的奇迹发生,祈祷着某天能有哪个队全员幸存,这样至少能晚一天去面对外面那个因为诸多未知而显得异常恐怖的世界。

 

这次大野智所在的小分队出区搜索只有他只身一人归来,看来又得扰了不少人的清梦了。

 

然而樱井翔……

 

大野背着手,摩擦着指腹反复思索着。一个樱井翔居然能在自己回去报道这几十分钟里,引得平日里看上去懒懒散散的二宫如此劳师动众,有点意思。

 

“Leader你可回来了!”

 

看见大野智回来了相叶正要从沙发里窜起来,就被他身边的松本润扭着胳膊又摁了回去。他的胳膊上有几处十分明显的伤痕,月牙状伤口上的污血已经被松本用棉球蘸着酒精擦拭干净。察觉到大野的疑惑疼得满脸大汗的相叶握紧了拳头,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回给大野智。

 

“折腾得太厉害啦,没事儿!”

 

松本顺手拍了相叶后脑勺一巴掌念叨着,“什么没事儿,明明就抠下来几块儿肉,过几天有你受的。”这么说着还是尽量轻缓的用镊子夹起一片撒了些药粉的棉布。眼见着大野还是一脸懵,朝另一边扬扬下巴,把药敷在相叶的伤口上,疼得他终于没憋住哀哀呻吟两声。

 

这墨绿色的药粉是用外面生长的一种特殊植物磨出来的,大野智只知道这东西对外伤有神奇的恢复效果,但不用想采集条件也困难危险,所以黑市上面的价格也理所应当的节节攀升。收集回来的植株由相叶处理磨制成粉,到最后一株也就10克的可用量。他们会留下一部分以备不时之需,剩下的再由二宫手里握着的特殊中介渠道转卖到黑市上。

 

虽然价格略低于黑市价,但是谁也查不到药品来源,他们在幕后十分安全。

 

松本把纱布绑好后还剪掉了多余的边角,拍拍相叶示意处理结束,然后才低头照顾自己也受伤的手腕。内侧的红肿就大野目测情况比较理想,外部擦伤和软组织挫伤。不过松本从小就怕疼,这会儿扁着嘴巴,擦药的动作也一顿一顿的。好半天才长出一口闷气,张口说话时语气还带有埋怨,

 

“Leader,我必须得去给他做检查,天知道这孩子反抗意识太强了,就……”松本润一瞬间反应过来了什么,瞪圆了眼睛“你没有跟他解释过?”

 

“没来得及……”大野智摸了摸鼻子,心虚的撇开了目光。

 

“医疗用品玻璃制品分出来,不能明目张胆地扔到外面垃圾桶。整理好了我去解决。”二宫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回来,皱着眉让松本和相叶把垃圾尽快处理掉。

 

大野智看了眼几步外的樱井翔,虽被捆绑在手术椅上无法动弹,但脖子上爆起的青筋与满头的大汗说明他正处在亢奋的状态里。自家的几个弟弟都是军校摸爬滚打出来的,下手很有分寸,肯定是不会伤到这个孩子,而且先前他也已经确认过樱井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只怕是樱井自己挣扎过度,用力过猛而导致伤筋动骨。如果是扭伤就最糟糕了,放松肌肉需要太久时间,可他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翔君?”大野尝试着靠近那个还在挣扎的少年。

 

“……不要过来!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放开我——嗯!”樱井翔发出一声闷哼迅速扭头大喊,眼球里已经布满了血丝,情绪波动得很厉害。

 

“相信我,至少我们不会伤害你。”大野往前又迈了一步,“你放松,刚才伤口崩开了吗?你需要我们帮你。”

 

樱井翔一直用着蛮力试图脱离这种桎梏,明明从材质上看这种布条应该很容易挣脱……可是自己就是没办法。腰上不断传来撕裂的痛感,是旧伤口又被自己给扯开,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感到害怕,害怕这陌生的环境与未知的遭遇,也害怕面前略有所思迟疑的大野智。智能紧咬下唇,皱着眉一声不吭。

 

“别动了翔君,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大野智见他似乎是没有先前那么抗拒了便几步上前,伸手试图替樱井擦掉额头不断冒出的汗,却被樱井突然别开头用力蹬着腿制造出一段距离。

 

被牢牢绑住的樱井全身上下也就只有双腿可以活动,现在他的腿在打颤,止不住的抖动令大野也紧张地大脑发胀,盼着这颤抖是仅仅是因为过于害怕,而不是一些新型的病毒所引发的病症。

 

如果真的是病毒,那他就会成为贵族区的灾星。无法估计的传播方式与传播速度,措手不及的政府……和无数无辜百姓。

 

“放开我!”少年的声音变得沙哑,脸上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眼泪。

“翔君,我、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樱井翔沉默了一阵,他在大野真挚的眼神中看不出威胁和欺骗,眸子里倒映着屋子里暖黄的灯光,通透清亮。

 

他想起自己在外面流浪时意外捡到的几页书的残页。

 

讲的应该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一个没有丧尸的世界中,以男主的口述作为行文,一点点讲述他与女主相爱的过程。在阅读通顺的极少数文字中,有一段描写到眼睛的文字令他记忆犹新。此刻樱井觉得,那种黝黑有神的双眸,大概就是面前大野智眼睛的样子。

 

他开始羡慕起贵族区,至少在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那么的鲜活。这绝不同与外面沦陷区中的幸存者,那种绝望而空洞的眼神让人感到战栗,他们已经完全放弃了的生存的希望,哪天真的被咬了,就失去了作为人的尊严……以至于有好多时候让人无法完全通过眼神来分辨幸存者与丧尸。

 

樱井动了下身子,很痛。特别是跟那几个人扭打了一阵还撕裂了才刚刚要开始好起来的伤口。当初还没有什么经验,不会选择藏身的位置,在休息的时候被丧尸啃去一块肉,缺口在腰上,平日里被衣物盖得严实。

 

那次受伤后的三天,大概是樱井这辈子渡过的最糟糕的几天。伤口不断化脓与病毒蔓延所导致的疼痛让他几乎是寸步难移,意识也处在半昏半醒的混沌状态。

 

他就那样靠着一面墙坐着,大约是市郊的一栋二层建筑里。血液的流失也带走了身体的温度,加上伤口实在是疼得厉害,樱井蜷着身子瑟瑟发抖,祈祷着至少这段时间里不要再遇上更加糟糕的事情。

 

为了转移注意力,樱井开始试图回忆自己的身世或者一些其他的事情,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家人是谁。

 

约莫睡了一天一夜,耳边传来的阵阵枪声把樱井从昏睡中惊醒。回味着恍惚间的梦境美好得发笑。美味的食物与安逸的住所,几个要好的亲朋好友还有一个看不清楚脸的却与自己亲近男人。

 

他动了动身子,情况好像好转不少,至少他可以屈膝了。

 

接下来就是一点点恢复,慢慢的爬动到甚至可以利用双臂的力量攀爬,这中间用去的时间很短,恢复得也越来越快,到后来他几乎以为自己根本没有被咬。可是背过手抚摸后腰受伤的地方,那粘腻的触感和手指上的暗红却又证明着这一切的真实性。但他他就是感觉不到疼痛。仿佛那三天把这辈子的痛感都耗尽了似的。

 

其实境况也没有多么美妙,伤口的常规感染让他发了低烧,身上的种种擦伤挫伤也依旧火辣辣地疼,唯独这本应该感染的后腰……

 

连着几日降不下去的低烧让他终于扛不住了,废墟中零散的食物和饮水还好说,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被感染,值得万幸,可他眼下没有得到任何药物治疗,怕是要死在并发症上了。

 

遇到大野智时,是樱井最虚弱的时候。他本不认识政府的标志,那头雄狮他只在一些年轻的尸体上看到过。本以为他们也是别处的雇佣兵来城区搜刮,但看大野智一行几人装备精良又训练有素,他才猜测出这是保护区里出来的政府部队了。

 

所以当大野智在单单检查自己身上皮外伤并露出惊讶的表情时,他已经有些灰心了。如果被这些人看到我那个伤口……可是大野智的粗心和接下来诱惑力十足的邀请,令他瞪大了双眼,也同意了。

 

早晚也都是死,要是被发现了就再说吧。

 

不过这“早晚”来得也太快了一些。直到现在自己被绑在这手术台上,他都没反应过来事情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私人的研究室,齐全的医疗设备,极度陌生的环境与刚刚结束的战斗……在樱井翔的认知里,这里几近等同于外面那些地下黑作坊。不是制作食物,而是料理人体器官。樱井试图安慰自己,也许大野智依旧可以相信,他至今没有表露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举动。

 

况且,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被绑在这里,连逃跑的机会都不可能得到。

 

只能按兵不动,随机应变了。

 

“嗯……”

 

“那……我让松润给你检查伤口,可、可能会有点儿疼,啊对,差不多还得抽血。”见少年的态度终于缓和下来,大野智松了口气,嘴上也絮叨起来。

 

“Leader。”

 

大野智还要说什么却被松本叫住,回头投给对方一个十分困扰的眼神。二宫和也抬头瞥了一眼那边凑成一堆的几个人,手中的屏幕显示正在退出安全系统。

 

既然本人已经想通了,那就快点儿办事儿吧?大野智眉毛弯弯,气势也平和下来,看着松本在沙发上收拾医疗箱,又悄声让相叶从里屋的实验室里准备一套新的抽血用具,以备不时之需。

 

相叶点了点头,打算做好准备之后再把冰箱里的剩米饭再炒一炒,看来今天晚上只能凑合了,但愿nino不会抱怨什么。晃晃脑袋进了实验室。

 

松本润很少接触小孩子,虽然事实上樱井翔比他们四人小不了几岁,但在贵族区里,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被政府强行收纳在军校里统一管制并训练了。他们实验室所处的街道上除了年老体衰的退休人员,也只有那些仕途落魄的军官或者从外面回来落了残疾的士兵被发配到街头分发救济粮。

 

“首先,我会把你身上绑着的东西都撤了。”

 

松本润回头朝着二宫示意一下,对方便从兜里掏出一个遥控器,低头研究了一会儿无果只好抬头。

 

“J这个按钮太多了分不清啊。”

“……啊抱歉,红色那个就好。”

 

按钮按下去的瞬间,樱井肚子上的束缚瞬间解除让他轻松了不少,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肩膀后又有些紧张起来,便双手扣在手术椅边儿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人。

 

松本拆开一次性医用口罩的包装,带上口罩之后说话声音变得闷闷的,对樱井翔开始了一些常规的提问。问题大多是关于身体方面的,胳膊痛不痛、低烧持续了几天,之类的。但樱井的回答很含糊,这让松本润有些为难,因为这就很难控制好药剂的用量。虽然根据大致的年纪可以使用成人量,但樱井翔过于瘦弱矮小的身材,让松本还是基于保险将药片一分为二。

 

问话结束后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安静了下来,松本用消过毒的剪刀剪开樱井身上布满血污和泥土的破烂衣服,布料被划破的声音干脆利落。而随着遮蔽的衣物慢慢减少,樱井忽扇下眼睛,显得更加拘谨起来,动作也开始有了小幅度的躲闪。

 

“怎么了?你冷吗?”松本关切的看着樱井,空出手按着遥控器将室温调高两度。

“……”

“那孩子害羞了?得了得了大叔你快给我过来吧你。”

“噢!”

 

二宫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收起笔记本电脑,招招手让大野快点儿过去。大野智几步快走,还没站稳就被人拉到旁边的厨房里去了。临走还在大野智的衣服袖子上夸张地擦了擦手心里面的汗。

 

“相叶肯定给咱们弄饭了,咱俩先过去,把大厅留给他们。”

“好,火锅?”

“在地上。”

“……嗯,那可别是麻婆豆腐……”

 

“放心,我早就给倒了。”二宫眯着眼睛做了个倒东西的手势,刚巧碰见往外走的相叶。

 

相叶念着“麻婆豆腐有什么错你要倒了他!Nino这也是在浪费钱吧!”就气鼓鼓地推着放有医疗器械的小车从门后出来,上面更多的是一些棉签和纱布。

 

“总比被你糟蹋了好,我可是听见了食材们在哭泣呐。”

 

“就你理由多。”相叶不等二宫再张嘴损人,推着车走了。

 

樱井乖巧的随人摆布,胳膊和一些明显部位上的伤口都被松本润细心的一一清理过来并包扎妥当。部分伤口撕裂的样子让松本皱紧了眉,责备的话语毫无遮拦地脱口而出,樱井默默地听着唠叨,也渐渐安心下来。

 

这个人也是可以相信的吧。

 

松本明显感受到少年原本紧绷的肌肉渐渐松弛,手上的缝合针线更顺畅的操作起来。

 

相叶不擅长医疗,只能绕着樱井和松本二人闲聊。话唠似的扯扯东家长西家短让松本感到十分无奈,但这样也能够转移樱井的注意力,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让他继续说了。

 

“相叶你真的不适合当间谍呢。”听到后面画风陡然变到自己实验上的时候,松本润终于憋不住提醒了一句,这是把高级机密全部抖出去了啊。

 

“哎,不当不当。我这样挺好的!至少让翔酱了解到自己是被什么东西伤到的。翔酱,可以这么叫你吧,你到底多大了?”相叶摆摆手对松本的好心提醒毫不在意,扭头笑得一脸灿烂的继续跟少年套近乎,仿佛刚刚跟他打架的人不是自己。

 

“额……差不多十七八岁吧。”

“诶意外——!个子意外的……我还以为你年纪会更小一些。”

“咳!相叶你去把地上收拾了吧,火锅汤都被木地板收得差不多了,改天再去换新,啧……都翘起来了。”

 

松本润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摘下黏在樱井上身的最后一块衣物,才发现这连续不断散发出来的恶臭究竟是从何而来。樱井翔后腰的状况简直惨不忍睹。

 

伤口外沿一圈破开的脓疱爆开后脓水与血肉混合,一层凝固住的血脓混合液体下是开始出现裂纹的风化了的皮肤。松本润用镊子试图捏起其中的一角,却十分坚硬,怕伤了樱井翔不敢用力,一时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

 

“没关系的,我后腰那里一点儿也不疼,没感觉的。”樱井翔摆了摆手。

 

“……这,这已经是感染了吧?怎么搞的?”松本再次皱紧了眉毛,相叶在后面捂住了口鼻。

 

“……被咬了一口。”不得不说出口的事实让樱井翔低下头,声音也小了下去。

 

因为伤口没了衣物的遮挡后彻底暴露在空气中,丧尸口腔中的毒液开始氧化,恶臭一阵阵地飘散出来。厨房里的大野和二宫闻到味道后也迅速聚过来,看到樱井翔的伤口后也是心中大惊,尤其是大野智。这股味道犹如一记重锤,狠砸在大野头顶。二宫和也慌张地关上屋里的窗户,怕街上病毒感应系统会侦测到。

 

“感染?我看伤口状态,这已经有一周以上了吧?没有丧尸化?”

“没有……被咬之后,我、我睡了三天,身体就慢慢好了。”樱井翔摇摇头不敢看众人的眼光。

“你现在呼吸舒畅吗?胸闷不闷?……饮食上口味有变化吗?比如突然喜欢吃生肉或者……”

 

“没有,松本桑,我很正常。”似乎是这几个问题刺到了樱井翔,少年终于抬起头来,一字一顿说得很清楚。

 

免疫,抗体。

 

这样的敏感字眼跳到除樱井翔之外每个人的脑子里,他们不敢确信樱井是否是政府极力追寻的免疫者,或许他只是迟些变异呢?

 

以相叶的研究来看,病毒暂时不具有空气传播的能力。现如今的低烧又该如何解释?他……该怎样安置?再送出去吗?

 

大野智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汗,他沉思片刻走到樱井翔面前,看着少年茫然的眼神有些心疼,伸手替人擦去了脸颊上的汗水,大拇指停留在樱井的眼窝处,来回轻抚的安慰着他,开口道:

 

“松润,给他把腰上伤口处理一下吧。”

 

松本点了点头,向相叶要来麻醉剂,而自己也在准备一些接血水的铁盆和操作器具。樱井翔闭眼咬着牙,下意识的靠近大野手心的热源。

 

身体上酒精消毒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却不断透着阵阵寒意,他冷得厉害,头也昏昏涨涨的。到这时候他终于明白,只有相信大野,相信松润他们所有人,才能活下去。

 

“大野君……”

“翔君一定是个命大的孩子,放心吧。”像是知道少年在害怕什么,大野智搂着他轻声安慰。

“接下来我会把你伤口上所有的脓包和有接触感染源的所有异变肉块全部……全部刮下去,相叶会给你打一针麻醉,你睡一觉就不疼了。”

“好,谢、谢你们……”

 

等到麻醉起了效果,大野几人才退回到厨房,桌上吃了一半的炒饭现在已经彻底凉掉。二宫继续了先前他与大野智的对话。

 

“这个孩子,你确定没问题?”

“哪方面问题?这个伤口我确实不知道,我的问题。但是身份,我应该可以保证。”

“大叔你办事情什么时候这么不稳妥了,‘应该’?”

 

大野智只是低头数着手指,不再言语。没过多久松本润推门而入,衣服也已经换了一套,二话不说就捧着给他留的炒饭狼吞虎咽起来。

 

樱井翔的手术十分顺利,除了一些异变的外皮组织外,里层奇迹般的安然无恙。里外交接处分泌出一种特殊的物质,形成了一面墙,挡住了病毒快速的侵蚀。松本润趁着吞咽的空隙把现有的情况告诉了其余几个人。

 

“真是命大……但是他这样的身体状况,我们现在还不能进行抽血实验,太虚弱了,本身就失血过多了吧,照那个受伤的样子。这样把他扔到外面去也肯定活不过半天,那太阳没有保护罩那么伤人……”

 

二宫和也揉了揉太阳穴,一副为难的样子但语气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强势。

 

“这样吧,静养一些日子,等恢复的差不多我就让相叶给翔酱进行定期的抽血实验。实验室库存了不少夜魔血和丧尸血,不够我再去‘进货’,这你不用担心。”

“好。”

“……但是,如果他在咱们家里出现一点儿问题。Leader,你亲自带他出去,我们担不起贵族区里这么多条命。”

 

话越说越重,一直在二宫旁边喝水的相叶雅纪猛然站起来,他身边的二人有些投来询问的目光,相叶清了清嗓子。

 

“我、我再把炒饭热一热吧,等翔酱起来也能吃上一口!”

 

二宫和也轻轻念了一句“笨蛋”就嚷着要吃汉堡肉,要喝带着冰块的可乐,相叶都一一应着,脸上笑吟吟的。这边大野智沉了沉眸子,做下了许多决定。

 

“相叶酱,我要添一碗蛋花汤。”

“好好。”

 

松本润看着气氛缓和的众人,在脑子里更改明天采购的菜单,准备给樱井翔大补一顿。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