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末日愚妄-壹

<末日愚妄>


*OS

*阿笙的末日设定,文章也属于二人合写!

*全部章节走TAG

——————————————————————————————

少年依靠臂力悬挂在阳台的栅栏边上。晃荡着双腿尝试寻找稳脚的支点,但绵软的触觉让他判断出脚下是下层的雨搭。

这显然不是个安全的选择,他便朝上用力,打算换条路走。不成想,手指猛然传来的刺痛令人本能的松开手。


该死的老鼠!


他还没来得及绷紧身体,就急速下坠,卷入已经支零破碎的雨搭之中。一阵天旋地转,小腿骨发出一声闷响,关节被整个弯折过来。


少年痛苦又绝望的蜷缩起身子颤抖的厉害,牙齿咬的嘴唇泛白。


不敢痛叫,它们会来。


牙齿几乎要穿透嘴唇,终于把所有的声音死死锁进喉咙。他屏住呼吸确认了四周的环境,才敢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


年轻稚嫩的脸庞因为极度疼痛而扭曲着。他翻身趴在地上,用手臂蹭着地面一点点往前挪,试图仅依靠上身力量拖动自己整个身体。肘关节的细肉被摩烂,泥水沾湿伤口,小腿关节已经畸形,血液流动着又被阻隔,在受伤的地方迅速堆积成一个个结。

关节处鼓起的深色血块包与地面摩擦,不断渗出血来,铁锈的气味在咸湿的空气中蔓延。


刚刚被老鼠叮咬的手指从伤口处开始溃烂,肉眼可见的扩散的速度已经吞噬掉了大半手掌。

少年费力地眨眼,从怀中摸索出一颗艳红的苹果。

灰暗的空间里唯一的颜色亮得有些刺眼,他恋恋不舍地看了又看,舍不得吃哪怕是一点点皮。他颤抖着用温润舌尖轻轻舔舐表面,紧皱眉头借着鼻尖的香气,想象自己已经吃过了。


冷淡的天空不断落着雨,不大却密。雨水渗进少年腐烂的躯体间,散发出浓烈的恶臭。

此时少年的身体连抽搐的能力都丧失,唯有听觉视觉还趋于正常,耳边传来马蹄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他努力向头顶的方向看,被掉落的雨滴灼伤了眼睛,只能痛苦地闭上,口中期期艾艾的呜咽几声。


“这里是搜寻二组,这里是搜寻二组。研究所听到请回答!”

“研究所收到,有什么新发现?”

“雨!不能直接接触皮肤!成分尚且不明确!组内成员有部分不慎接触雨点后出现明显不良反应,请组织派遣支援!”

“……”


无线电发出嘶拉嘶拉的电波音,在雨里显得万般无力。

一队人骑着马,在“平民区”的废弃街道间穿梭。搜寻数日,补给与士气都已经支撑不住。组长佐藤无数次的联系指挥所,请求撤退,通通被回拒。


出发后的第四天黄昏。搜寻二组更是赶上了传说中的“毒雨”。雨点子又细又密,只要碰上一点皮,立刻烧伤一大片,腐蚀性极强。

组内兄弟好几个不小心着了道,最后一丝志气都被压垮,趴在马背上不再对外界的声响做出反应。

都是几年出生入死共患难的兄弟,佐藤看不下去,又一次地向研究所求助。


“研究所!研究所!靠!铃木你别给我不出声儿!你那闷屁的公鸭嗓儿别以我听不出来!派人救救我兄弟!”


“搜寻二组,前辈……你是我们’贵族区‘甚至’皇族区‘的骄傲!”


无线电被切断,佐藤愤怒地将仪器砸向路边,怒吼。重新回头望向一票兄弟,大家的眼中已经布满泪水,平静地面对现实。

佐藤的嘴巴张张合合,无法替刚才发生的事情做出任何一丝辩解。只能跟兄弟们沉默的看着彼此,等待最后的解脱。


胯下的马儿突然受了惊,纷纷躁动不安起来,不远处传来阵阵嘶吼。


是它们,是夜魔。

病毒隔离区的王者,病毒携带的特殊变异者。

喉咙中发出的怒吼是毒液翻滚的响声,大地颤抖是他们在疾奔。


“跑啊!”


佐藤一握拳,甩起马鞭就是飞奔起来,兄弟们紧跟其后。身后不断传来自家人惨叫与被肢解撕扯的响声,血液飞溅,沾在每一个幸存者的身上。


“啊啊啊!!!”


佐藤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愈发拼命的抽打起马匹,裹着策马飞驰的声响绝望的悲鸣。

渐渐的,马蹄踏地的声响变得单一。佐藤开始放缓速度,试着向后扭头。

不过逃开几个笔直的路口,已经满是血浆与兄弟的残骸,连马也没有放过。


一切都结束了,佐藤冷笑着跳下马。在马屁股上狠狠抽打一下,生物吃痛向着远方逃去。

在心中默念一遍家乡侍奉的神灵,一边稳步向前走去,被从拐角处伏击的夜魔冲上前来撕碎。

痛苦呻吟响彻废弃的高楼大厦之间,久久不能散去。


少年的身体被路过的马蹄踩踏地四分五裂,早就已经失去了痛觉,血液与化脓的汁液摊了一地。

苹果滚出几米远,完整的立在路边。少年尝试着伸手,却发现手臂早已脱离本体。


“苹果……妹、妹吃……”


终是停止了呼吸,也好。


大野智赶到研究所监控室时,正碰上铃木将通讯挂断。

怀里还揣着帮二宫带过来的午套餐和咖啡,见气氛不对只好放入临时的牛皮纸袋中背在身后。

铃木低着头,背对着众人,无法看清表情,肩膀一抖一抖,估计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了。

与研究所所长打个照面,大野智一脸尴尬,嘟个嘴,无辜努力地藏了藏午饭,还是被人上下扫视一边,恨铁不成钢。


“哎……又要挨骂了。”

“说不定还让你去扫厕所。”

“不要取笑我啦……还不是你的饭。”

“抽鬼牌赢过我,我就请你。”

“下辈子吧!”


二宫在一旁翻了个白眼,用力咀嚼稍冷的饭菜,食堂配餐的冷菜花总是比不上松本润的绝赞佳肴,甚至不如相叶的麻婆豆腐。

筷子在菜品间挑挑拣拣,不时挖苦对面查阅资料的大野智几句,倒是安稳惬意,如往常一样。

先前发生的突发事件仿佛从未发生,众人依旧是午休时间,关系要好的几人聚成一堆闲聊。

说道这番景象多人情冷漠的,也都只是些无权利的人民罢了。


连怜悯哭泣的权利都被剥夺。


面前的大野智眉头从未放松下来,二宫眼珠骨碌碌地转上了几圈,能把大能人愁成这样,出了些什么事儿也不必猜想。


“第三组……啥时候出发?”

“下周吧。”

“那……让松润给你做顿好的,咖喱不错。”二宫还想说点别的,又无力地闭了嘴。

“好好。”


听闻咖喱后大野智也将文件扔到一边,傻乐着跟人聊起相叶的麻婆豆腐味儿的“咖喱”。

二宫快速扒了几口饭,就将饭盒与餐具扔进身后流动的垃圾桶内。伸手重重地拍了大野智肩膀几下,胳膊震得有些发酸。


“必须得回来,哥儿几个等着呢。”

“好。”


咖喱终究还是没有吃上。

皇族区的大人们得知第二组的惨死,纷纷气的跳脚。并不是可惜人才的损失,而是可惜失去的四天时间与毫无进展的工作进度。

一条死命令压在大野智所在的研究所上——立即整编人员,明天一清早就将搜寻三组派遣出去。

而大野智,就归属在第三组里。


二宫松本两人也是被彻底困于实验室中,瞪红双眼,试图在一滴毒雨实物中寻找些许蛛丝马迹。

相叶,成了唯一的送行人。

搜寻计划在期初第一组时受到贵族区居民的大力支持,甚至犹如游行一般的欢送勇士们走出大门。

结果可想而知,无一归还。

随后政府闭口不谈,执意派出第二组。今日又发生此等惨象,论谁,都无法接受。

大野智越身上马,将背包挂在胸前,戴好防风帽。天还蒙蒙亮,死气沉沉的送别。

他对着相叶雅纪推推搡搡,要人回职工宿舍早些休息,被人微笑着拒绝。

原想开些有意思的玩笑缓解气氛,看到相叶眼眶里流转的晶莹泪水,大野反倒沉默了。

兄弟间不多言,紧紧拥抱一番,一行五人就出发了。


大野智为组长。一组五人,编制和配给都缩减的厉害。

刚出保护区不一会儿,大野就要几人下马步行,虽累了脚与鞋,但的确安全不少。

一路上时走时停,拍些照片,躲着毒雨后堆积的水坑。眼看天色转暗,有人建议整顿休整,立刻同意。

最后挑挑拣拣选了一栋独立的二层楼,将马在房下拴好,一行人上了二层。

几个人四处寻了些干燥的木板将窗户盖严实,又在中间升起取暖的火堆,互相传换将食物罐头分发。


“吃了赶紧把火灭了,天全黑的时候光亮容易把它们引过来。”


大家都点点头,手上吃东西的速度更快了几分。条件困难,也谈不上美食佳肴。

时间不早了,不知道是不是下过一场雨的缘故,天上挂着的月亮看上去很漂亮。大野智自告奋勇担当守夜人的工作,与另一个成员简单商量之后,决定守睡意浓厚的下半夜。

为了保证体力,大家都很快睡了过去。武器是万万不能离手的,都放在了顺手的地方。都不是什么吃素的货,各个身经百战训练有素,即便是睡觉的时候也神经紧绷,毕竟在这里随时都有可能遭遇突发情况。


夜深无聊,大野智摸上房顶找了个干燥的位置坐下来,盯着明月发呆。

不论是皇族区还是贵族区,生活的地方通通笼罩着一层保护膜,这么透亮的弯月已经很久没看见过了。


如此明月,曾经也是习以为常的东西。


一阵小凉风吹过,冻得人一激灵,大野智急忙摇摇脑袋,险些睡着。

外头打了霜冷得厉害,他爬回二层,见另四人睡得死死的,体格大的都开始打呼噜。多少松了一口气。


突然楼道中传进屋子里一个短促的呻吟,大野智良好的听力在此时派上用场,一把抄起地上的便捷军用铲子,刃面锋利程度绝不亚于一般利器。

他尽量放低自己的重心,缩成一个小团,手撑住墙壁,一寸一寸地摸出去。

声音毫无规律,只是一个人在喘息,时而厚重时而又轻的以为人以死去。

却不知道是受伤的人还是夜魔。


大野智冷汗直冒,二者仅一墙之隔。手掌撑在墙上,把额头枕在墙壁上,试图伸长耳朵感受对面的状况。

对方喘着粗气,喉咙里含着浓痰,发出嘶拉嘶拉的喘息。时而短暂移动,有衣物摩擦地板的响动。

大野在门口反复琢磨,僵持许久,屋外的月光从里洒向走廊,照亮了他面前的一块地板。这么拖下去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他摸了摸下巴,都有些许青胡茬。握紧武器,稳定下情绪,迈步进屋。

抬手举刃,刀起还未落。


“别……杀我。”


幸存者!能说话有意识就不会是夜魔。大野智忙扔开军用铲,把对方扶正,借着月光观察。

头顶亮金的发,圆硕的大眼睛泛着水亮光,五官精致,嘴角向下,性感异常。

少年左手捂在腰上,隔着一层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纱布,不断向外渗血。

身上有几处深浅不一的伤口,有些已经泛紫结痂。


大野智在心中一阵不解,病毒来势汹涌,传播方式繁多且快速。若是感染,想必不出半个钟头,便能遍布全身。

可是面前的少年一身伤口,足以被病毒餐食个七七八八。眼下却还能意识清晰,沟通能力尚在。

不过表情倒是如临大敌,臭的很。


“你……是幸存者吗?”

“这不废话么…樱井翔。”

“……大野智。”

——————————————————————————————


评论(19)
热度(114)